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主辦
首頁法院概況新聞中心法官論壇法苑文化裁判文書普法天地專題報道│法律法規│公告黨建園地

 

衡量司法公信力的四個標准

发布时间:2014-06-12 10:06:35


    司法公信力實質反映的是司法與公衆之間的信任交往與互相評價。筆者認爲,衡量司法是否有公信的標准有四:一是司法有權威,二是司法得到社會認同,三是裁判得到尊重和執行,四是司法工作得到社會各界的支持。 

    黨的十八大將不斷提高司法公信力作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重要目標,提出加強政務誠信、商務誠信、社會誠信和司法公信建設。習近平總書記強調,進一步提高政法工作親和力和公信力,努力讓人民群衆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保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在和諧穩定的社會環境中順利推進。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專門對全面深化司法改革,不斷提升司法公信力做出了明確的部署。司法公信建設如此重要,那麽衡量司法公信力的標准是什麽?筆者站在社會視野來認識司法公信力,認爲司法公信力作爲一種外在評價,受評價主體廣泛性、複雜性以及評價個體主觀意識影響,因此,對司法公信的評價具有一定的不確定性。故筆者將從宏觀上確定衡量司法公信的標准,具體有如下幾點。 

    一是司法有權威。司法具有較高的公信力,表明司法在解決社會矛盾糾紛中具有較高的地位,法院擁有解決一切法律爭議的終局權力。這種終局權力不因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幹涉而改變,也與裁判結果無關。正如美國聯邦法院傑克遜大法官說:“我作的判決之所以是終極性的不可推翻的,並不是因爲我作的判決正確,恰恰相反,我之所以判決是正確的,是因爲我的判決是不可推翻的。”權威性同時要求維護判決嚴肅性、穩定性,不得輕易提起再審,也不得輕易改判。同時,司法的權威性必然體現在調整國家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生態文明建設領域的廣度和深度,以及社會公衆自願選擇司法作爲最終的解決糾紛途徑,而不是在選擇司法途徑後繼續尋找新的解決方式。當前,涉法涉訴信訪問題突出,既是司法公信不足的明顯體現,同時對司法公信建設造成非常巨大的損害。 

    二是司法得到社會認同。司法具有不以個人主觀意志爲轉移的國家強制力作爲保障,但是司法公信的基礎絕不僅僅在于其有強制力而使社會公衆不得不服從判決,更重要的是要依賴于社會公衆的認同。因爲服從與認同是兩個不同程度的概念。服從是社會成員在法律規定和國家強制力的壓力下,被迫産生的符合司法要求的行爲,往往具有被動性的特征。而認同是指自願認可、贊同司法之意,具有社會公衆的主觀心理特征。如缺少社會公衆對司法及裁判的認同,具有強制執行力的裁判也不可能得到非常好的履行。因此,盧梭曾說過,“一切法律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銘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銘刻在銅表上,而是銘刻在公民們的內心裏。”進言之,社會各界對司法的認可直接體現了司法公信力的高低。當然,社會各界的含義是廣泛的,不能僅僅指某一個群體,應該具有廣泛性,包含各方面群體。在衡量時,必須進行客觀公正全面的調查才能確定。 

    三是裁判得到尊重和執行。法院根據裁定和判決寫成的文書能否得到有效執行,直接關系法律權威的提升,直接體現司法公信的高低。裁判涉及當事人的切身利益,裁判能否很好地得到尊重和執行,不僅僅在于法律的規定以及國家強制力的保障,更在于執行義務人的配合。義務人積極主動履行義務,裁判執行效率就高。從另一個方面講,司法裁判的執行越好,越能反映人們對司法的高信任度。如果生效裁判不能得到及時執行,不僅僅嚴重危及司法公信力,同時代表司法公信力的不足。 

    四是司法工作得到社會各界的支持。事物的發展需要內因和外因的合力,其中內因起決定和主要作用。法院充分認清自身工作中存在的影響和制約職能作用發揮、影響司法公信力的問題,並認真研究解決這些問題,在解決問題中推進發展。解決阻礙法院科學發展的難題,更好地滿足人民群衆的司法期待,能夠贏得人民群衆更大的信任和支持,法院科學發展就能獲得源源不斷的力量,這時人民法院司法公信力就得到了提升。 

    在推進司法公信建設的過程中,應結合中國的實際情況,科學認識,實事求是,從法院系統和社會公衆兩個維度出發,切實采取有效措施,真正提高司法公信力。 

    從法院內部來講,人民法院是國家的審判機關,公平正義是法院工作的生命線,是司法公信建設的基石。人民法院要堅決貫徹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的憲法原則,始終堅持“以事實爲根據,以法律爲准繩”,通過依法獨立公正高效履行審判職責,讓人民群衆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在審判實踐中,要嚴格依據法律規定充分保護當事人的訴權,不得以任何理由拖延或者拒絕受理案件。要正確處理程序安定與依法糾錯的關系,依法尊重裁判的既判力。要健全審判權力運行制約體系,建立有權必有責,用權受監督,失職要問責,違法要追究制度,保證人民賦予的審判權力始終用來爲人民謀利益。要敢于充分運用法律方式,用足用好法律手段,嚴懲擾亂法庭秩序、侮辱傷害法官等破壞司法權威、損害司法公信的行爲。司法公開可以揭開司法的神秘面紗,讓人民群衆了解司法,進而認同司法、信任司法。司法公開應該從當事人和社會公衆兩個維度進行。提升司法公信力,最根本的是必須以一支道德品質高、司法能力強、作風優良、清正廉潔的法官隊伍爲保障。我們要注重培養法官對其職業的認同感,培養法官的公正之心,培養職業責任感,促使法官將社會公衆心目中對法官形象的定位內化爲對自己行爲的嚴格要求,不斷強化法官的職業意識。 

    司法公信力實質反映的是司法與公衆之間的信任交往與互相評價,因而除了受司法自身因素的影響外,必然還受外在的公衆狀況的影響。其中,公衆的法律意識狀況對司法公信力的影響最爲明顯。受我國特有的經濟社會曆史發展的狀況影響,我國公民的法律意識需要進一步增強。英國著名哲學家培根曾經說過“人的言論多取決于被灌輸的知識和主張”。因此,全社會要加強法律宣傳,提高全體人民特別是各級領導幹部和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的憲法意識和法制觀念,弘揚社會主義法治精神,努力培育社會主義法治文化,在全社會形成學法尊法守法用法的良好氛圍,在全社會牢固樹立憲法和法律的權威,讓廣大人民群衆充分相信法律、自覺遵守法律。 

文章出處:《人民法院報》(2014年6月11日2版)

 

 

 

 

關閉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備10016685號